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我家道尊是神医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难道是你怕了?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难道是你怕了?

    丰万年校兵台下无数的队员难以置信的吼了起来!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怪事出来?人的血肉之躯能挡子弹!?”

    “瞎扯!”

    “这不可能!”

    “不信!这一定是幻觉!说不定那一枪根本就没打准!”

    开枪的正是洪南胜,他这一枪瞄准的是赵凌峰的肩膀,当然他也像温克简一样的并没向赵凌峰要求的,在眉心处开枪,但是洪南胜比温克简心里要笃定得多,他更倾向于相信赵凌峰确实有这个能力!

    因为当时在京华春梦舞台上,所有的R国武者蜂拥而上,然而就在那一刹那间,赵凌峰那边突然涌出一股威力极强的劲气,而他当时正依着栏杆,而且他的位置要比宁向天和叶天泰靠近赵凌峰很多。

    可就算前面有数十名R国人挡在他之前,那股可怕的劲气还是透过所有人袭到了他,他当时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劲道在他的体外体内同时炸开,其产生的力量像是极限的压力之中让他的身体瞬间在高压下,处于了失重状态。

    他很清楚,当时他自己的内脏在那股力道下相互挤压,崩拉之中,发出一阵“咕嘎咕嘎……”的怪叫,而这种怪叫正是内脏濒临撕裂状态的表现。

    所幸这个巨大的力量,在震飞那些R国武者后立即消失了。

    否则洪南胜不难想像自己被震到内脏俱碎的场面,而这次赵凌峰更是用他的“功夫”在不借任何外力的情况下,凌空将近百吨的石碑震为了灰粉,这是一种多么逆天的奇功,所以当赵凌峰说扛子弹,他也相信了,因为震碎大石碑的力道绝对比一粒子弹产生的力道要强大得多!

    虽然这两种力道性能终归不是同一个类型,洪南胜也没经历过,它们究竟能不能直接产生对抗效果,这是个未知的问题,为了万全,他作出了向赵凌`峰肩头开一枪试试的决定!

    可就算是他心有准备,当那粒子弹被弹飞的那一瞬间,他仍然被震骇到了。

    “这不可能!!!”

    他也像其他队员一样第一时间失声惊呼了起来!

    一枪之后在场近半数的队员都惊呼了起来!

    因为这是违背世人所认识的,就算是身为武人知道练气能达到抵御刀枪的境界,可那也只是指的冷兵器红缨枪而已,而并非现代的热..兵..器一一枪械!一时间愕然之下微一停顿,怀疑,惊愕,愤怒!瞬间表现在所有人的脸上!

    “刚才那一枪!他真的把它挡住了吗?”

    “不知道!好像确实是挡住了……!”

    “!那一枪肯定是打歪了!”

    “怎么可能打歪?开枪的可是洪南胜,这十多米距离就算不是洪教官,就算在咱们626里随便挑一名队员,再让他闭上眼来,这点距离也能开枪打中他吧?”

    “放屁!那你的意思是人真能扛住枪子?”

    “不错!人是不可能挡住子弹的!”一名旁边立正的队员随即附合着道。

    很快这种言论成为了主流意见。

    “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难道我们连自己生命也不能相信了?”

    “我看这一枪压根就没打中!”

    “这一枪产生的那火花很可能只是气流高温凝变,所形成的凸镜反光原理罢了!”

    “这……我也不能相信!说不定根本就是那枚子弹有毛病。”

    “……!”

    诸如此类!

    大一道尊看着这些人在台下议论纷纷,眉头不禁一皱;“看样子626里面的犟驴也不少嘛!”

    “看来大家还都不相信有修者这么一类人的存在!”大一道尊顿了顿,“不服的尽管开枪来试试看!我要告诉你们,一名修到剑气期的修者,杀你们就像捏死一只蟑螂,不管你们有枪没枪!”

    “是吗?”一个大嗓门声音从人群中传了出来,所有人转头看向人群中站出来的这个人。

    “怒大炮!”这次丰万年的部下惊呼的却不是怒大炮本人,而是他手中的那挺FK机枪!

    只听怒大炮一出来就暴喝着说道;“是吗?我这个法宝能把大像打成筛子,不知道它能不能让你所说的那快升仙的修士跪下来?哈哈!”

    “我的个槽!”赵凌峰差点没一屁股坐到地上,他倒不是被怒大炮的枪吓到的,他是被怒大炮的嗓门吓到的。

    这怒大炮嗓门打开就跟`一门大炮似的,不但像门大炮语气中还有种凌然的杀气。

    想来栽在这个怒大炮手里的人也不在少数,这让怒大炮的语气中透出一股无尽的杀意跟狂气。

    “怒大炮……!”丰万年一声怒斥!不过没等他一句斥骂完,只听赵凌峰说道;“只怕你那玩意连挠痒痒都做不到。”

    这轻轻一句如进水油锅,瞬间让场内场外所有人耸然色变。

    怒大炮听得脸色一阵狂变;“修士究竟厉不厉害这点不知道,不过吹牛的功夫必然是天下第一的!老总你们让开一点!让我怒大炮来见识见识!”怒大炮端起机枪;“老总你们往台下让让,老子怒大炮信神信鬼,偏偏不信什么狗屁修士!今天我怒大炮偏要来会会,能飞升上天的修士!”

    怒大炮说着已经把枪瞄准了大一道尊。

    大一道尊扫了一眼一旁的丰万年等人,说道;“好吧!你们先下去!放心,这玩意伤不了我!”

    “这…老弟!……………!”丰万年还待想说点什么,却被二六子几人连拉带劝拉离了校兵台,宋天来也一脸骇异的跟着丰万年退到了台下。

    以宋天来对怒大炮的认识,这家伙绝对是说到能做到的人,他说要打谁,任谁都阻止不了,就算是老总,只要枪在他手里,那也得等他火泄完了在说。

    只是这回怒大炮并没和赵凌峰产生什么真正的矛盾,如果说有矛盾也就是这会他吹得比较离谱而已。

    他的本意其实和温克简差不多,有所区别只是温克简对赵凌峰有钦佩,而怒大炮只是想杀杀赵凌峰的威风,他就不信在这架装甲车都能打散架的机枪前,还不吓得赵凌峰抱头鼠窜?

    “哼!装神弄鬼的,老子怒大炮还见得少了?”

    那知老总所有人都撤了下去,就剩怒大炮和校兵台上的赵凌峰两人针锋相对的时候,怒大炮心里却有点怂了!

    怒大炮架起机枪,可面对他的机枪枪口,还尤自泰然自若的赵凌峰,怒大炮终于沉不住气了,他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口气问道。

    “你真不怕?!”

    “难道你怕了?”

    只听赵凌峰毫无表情的反问了一句。

    所有人把目光又集中到了怒大炮身上,可以看出牛逼烘烘的怒大炮神情反而开始迟疑了,就像唆,哈,明明手里拿了一个小牌,却要大注全压,以用气势吓唬住对手,可结果对手却跟了,这时那赌徒一脸后悔绝望的表情,跟此时的怒大炮是一模一样。

    “怒大炮你怂了?”怒大炮身旁一名队员看着怒大炮的表情,也不可置信的问道。

    怒大炮这种神情,绝对是认识他以来第一次见到。

    这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竟然卡壳了!

    这一下所有人顿时哗然了,有人不禁在周围小声嘲弄了起来。

    怒大炮什么时候这么被人嘲弄,这么窝囊过?他听着周围的声音,就像一把把刀子在自己的心里窝子里戳似的,他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阵红。

    “他奶奶的…………!”

    终于怒大炮受不了了,只要让这些人闭嘴,只要让他争回这一口气,管他娘要怎么样!

    “奶奶的……!”怒大炮暴怒中扣动了板机,一溜子火舌,像毒蛇巨蟒的长信子,一下子从枪口喷出有两三米之远,无数拖曳着火光的火线,连绵无尽的喷射了出去!

    “夺夺夺夺夺……………………!”

    巨大的机枪弹射后座力,震得怒大炮两只健硕的手臂上鼓满青筋的肌肉也跟着跳动了起来。

    机枪喷射合着心里的愤怒在这一刻狂…………泄出来,“管他奶奶的……!”怒大炮疯狂的发泄着心里的憋屈,这股憋屈感发泄出来竟然会带来一种别样的快感,随着怒大炮的这股憋屈感发泄出来,他的脸竟然因此也变得有些许狞狰起来!

    “啊……哒哒哒……!”一轮弹雨泼射,直到怒大炮手指板指发出“咔嗒声……!”怒大炮这才骇然发觉一个弹夹1600发子弹已经被他打光了!

    怒大炮回过神来,真想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我特么疯了!”

    本来只想抠一梭子十来发子弹,这下一个弹仓一千陆百发子弹打了个精光!

    只怕赵凌峰已经被打成肉渣了吧!

    “日!出大事了!”怒大炮额上冒出了冷汗;“那可是老总请的新教官!擦!”

    难以接受,却又让他不得不接受的现实,让他不得不第一时间展开视线向校兵台上的赵凌峰看上去。

    这种机枪子弹长约二十公分一颗,要是全力开火,几乎可以说是无坚不摧,子弹过处除了空气什么也不会留下,然而这次不同!

    这次子弹打光,却在赵凌峰刚才站的位置形成了一个由大量青烟组成且久久不散的圆形烟幕!

    “难道高温燃烧爆炸的子弹已经把赵凌峰打成烟灰了?”

    “……!”

    所有惊恐的脸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连一边的丰万年也情不自禁的骇然的惊呼了出来。

    然而数秒之后一个更骇人的情况发生了!

    那团青烟之后,一个人影拨弄了几把那些挡在身前的青烟,从还未完全消散的烟幕中踱了出来。

    无数双惊骇的眼睛盯着这个从台上走出的身影!

    这个身影不是赵凌峰还能是谁?

    “他还没死?”有人惊呼了起来!

    “他怎么可能还活着?”

    “……!”

    无数质疑的声音在台上赵凌峰的一句话后归于了沉静!

    只听赵凌峰冷酷的脸从牙缝中挤出了几个字;“打死我了吗?”

    “这不可能!”怒大炮疯狂的嚎叫了起来!

    然而正在他嚎叫的一瞬间,他的手里一轻,他的机枪转眼脱手飞了出去!

    “嗖!”的一声那挺他视为性命的FK机枪,摆脱了他的手,飞到了二十米开外的赵凌峰手里,怒大炮心里一惊,只见赵凌峰拿到了那挺机枪,像辦木棍一样,两手一折,一绞顿时把机枪弯成了一团,“咣噹”一声,像丢团废铁似的又扔回在了怒大炮的面前。

    “现在服了吗?”赵凌峰那强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时候包括怒大炮,场里再也没有任何声音!全场安静得出奇!

    “还是不信?这好办!”赵凌峰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那是炮筒吗?”

    赵凌峰指着左边50米开外那一排迫击炮问道;“迫击炮很硬对吧?对于修者,它就是块烂泥巴!”

    赵凌峰当着所有人的面,将手一招,炮筒已经到了他的手里,他两手一使劲,在炮筒上拧巴拧巴,几下之后拧成麻花的炮筒又被“咣噹”一声丢在了地上。

    “还是不信吗?”

    这次赵凌峰恶魔般的眼神盯住了不远处的一辆装甲车。

    “那是装甲车吗?”赵凌峰问道,“装甲车更坚硬是吧?”赵凌峰虽然是问话,但他根本就没想让任何人来回答!

    他的身影像那鹏鸟一样飞掠了起来,半空之中,他的身形陡然加速  像枚火箭弹一样,轰然朝装甲车撞了过去。

    所有人在这一刻,心都堵到了嗓子眼里,可现在他们不是在担心赵凌峰,而是在担心那辆全副武装的装甲车了。

    不出所料,只听;

    “庞然”一声巨响,伴随着阵阵烟尘和轮胎爆炸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跟着机灵灵的望了过去,但见那装甲车已经被赵凌峰的身影挤成了U形!两只断掉的轮胎承受不起那股压力,崩然裂开,弹了出来,“蓬”的一声掉到地面,再滚了几个轱辘后无力的“咣当”一声倒了下来。

    正当所有人以为他狂暴的催毁动作告一完结,而长出一口气的时候,又响起一声巨大的砸击声!

    “蓬!”

    这一声巨响之后,那辆被砸成U形的装甲车更是凌空飞了起来,黑压压的越过无数人头顶,直把下面的队员差点吓到抱头鼠窜。

    好在那装甲车却并没半道掉下来,它从人群头顶呼啸而过,“垮塔”一声砸在了百米开外的校兵台上!

    这股巨大的力道落到校兵台上,顿时压塌了校兵台,一时间校兵台的木板,水泥,砖块,连带装甲车的装甲片,螺丝,铁片,碎渣,搅起半天灰尘,和着那各种撕裂巨响,耸耳惊闻的全都搅和在了一起。

    直到烟尘散尽,所有人这才骇然发现赵凌峰的影子又出现在那辆装甲车顶端!

    所有人震惊的心再也没有了任何质疑及倔强。

    “趾咚……!”

    一条人影从远处狂奔而来,推金山倒玉柱的轰然跪在垮掉的校兵台下。

    “我宋天来愿意拜赵凌峰为师,学习修真功法,恳请师父收弟子为徒!”

    所有人顺那人看过去,果然是宋天来本人!不少人琢磨道;“宋天来未尝败绩,一向娇傲自负,他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给赵凌峰下跪求师了?!

    那知这些人还琢磨间,人群中又一人“痴嗵!”一声跪了下来,这人声如洪钟,只听他也喊道;“师父在上!我怒大炮也愿拜您为师,求师父收下弟子!”

    不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洪南胜,宁向天温克简,陆浩然,以及一些脑袋瓜子灵活的这一瞬间也都一股脑儿的跪了下来,他们也声声高喊“愿拜赵凌峰为师父,从此学习修真奇术!”

    这一下其他人也都回过了神来!

    追求强大,追求力量,追求更高的功夫,不正是自己吃苦勤炼所梦寐以求的吗?先不管赵凌峰所说的修真奇术究竟能不能成仙,可他表现出的实力就是自己所知中最强的!这样的境界就算自己再炼上十辈子,百辈子,千辈子,甚至万辈子,乃至是永生永世也别想炼到。

    一时之间,626部的除了丰万年其余所有人全都跪了下来!

    其实要不是丰万年年纪已逾古稀,不然也想跟着赵凌峰学上几招。

    不过看着自己这些部下,他的心这一刻也很满足,你们这些后生芽子,此生将在我丰万年一念之下,人生从此逆转,626也必将因此成为华夏的一股新兴的强大力量!

    大一道尊此刻也很满意,丰万年手下这些各部队伍,正值青壮年,正是学习修真奇功的绝佳年龄,他们已经有很好的底子,且个个血性武勇,大一道尊估计兴许要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达到极为理想的进境。

    只是他们还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处在危险的边缘,如果不点明厉害给他们加大压力,增加迫切感,说不定他们有人练起来会有所松懈,于是大一道尊讲道;

    “你们要知道!我并不是特意要跟你们显摆自己功夫的!除了你们老总,我的大哥丰万年要求外,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最近有秘密情报显示,国外最近出现了不少修习邪术的修真者开始在蓝星各国频频行动,万一他们势力渗透进了华夏,到时你们又免不了同他们交上手,所以出于对你们生命安全考虑,我才答应你们老总也就是我的大哥,答应传你们修真功法的!”

    “从今天起!我就正式传授你们道门正统修真大法!那些邪派修真者可都不是吃素的,你们肯定知道,前不久你们一只跟踪小队毫无痕迹的离奇死亡了,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已经确定正是被邪派修真者下手杀死的!所以你们不想死,想多活几天的,就得自己勤学苦练!”

    “不过你们也不需过于担心,我要教你们的是正统道家坤天宫的奇术,那些邪派势力固然厉害,只要你们勤加修炼,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让你们拥有同他们的一战之力,而不至于被轻易碾杀而死于非命了!”

    到现在丰万年才知道赵凌峰昨晚查看那些灰烬所得出的结论,原来以为赵凌峰只是想把那些看一下,再利用GAJ的能量来查其中的线索,却不成想原来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丰万年琢磨道;“赵凌峰老弟之所以不在当时说出来,恐怕主要是为他自己,也就是他这个大哥的安全。

    因为在赵凌峰看来,自己恐怕是不具备同那种他所说的邪修斗争的实力,所以当时赵凌峰老弟并没有在当时当面跟他说出是邪修下的手,看他现在的情况,可能也是经过了他的仔细考虑,深思之后才这么直接的跟自己这些部下所有人说了出来。

    丰万年估计赵凌峰所说的邪修只怕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强大!不过也正因为这样,自己和自己的队伍,这次也算是终于能有幸真正接触到世外修士这种前所不知的隐于世外这个层面的人了。

    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只怕自己的队伍从此以后就要天翻地覆了!

    “我丰万年不惧任何挑战!”丰万年想到这里眼神坚定了起来!“即然暴风雨必来!不如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风雨之后厉见彩虹!而万年愿做那一道为身后亿万国人阻挡暴风狂雨的墙,这!也正是万年所荣耀的使命!”

    ……。

    坤天宫基础功法垒基功,又名导气术!初始的导气术极为简单,只是要求修习弟子用意念存想,意守天门,以天门泥丸宫,上丹田也就是眉心为气眼,以意念导入天地的灵气,经膻中,中丹田,一路向下,存入气海穴。

    这种导气术极为简单,只要能屏除外部杂念,一意导气引入,通常不消两个时辰,就能让修习者得气,并掌握导气要领,近而通过数天持续不断的修炼,采气到达瓶颈,然后冲击经络突破达到真正的炼气期,从而正式成为一名真正的修士!

    大一道尊按老方法………。

    ………………………


  https://www.vipxs.la/115_115136/4305075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