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我在洪荒抓逃犯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屠杀血宗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屠杀血宗

    一座设施简陋的县府之中,残花凋零,败亭走絮。

    这里原本是知县大人的官府所在,是平民百姓得以享受王法的地方。

    然而,今日的知县府衙却是满目疮痍,到处都是被屠杀的官兵衙役,甚至还有许多被扒光衣服,早已被凌辱致死的婢女妾室横尸其中。

    而此时,在县衙高堂上,一名身穿知县官服的中年男子正被倒吊在悬梁之上,他的身上遍布各种伤痕,原本威严的官服早已破烂不堪,他面如死灰,虽然被倒吊着,却犹自一声不吭,并未有任何哭喊求饶。

    在后方的高座上,正坐着一名身穿血红袍服的青年,此时正半倚高座,一边喝着血红美酒,一边看着那被吊起来的知县,笑道:“冯知县,我真的有些不太明白,如今大焱国早已不复存在,你说你一个小小的知县,为何还要如此冥顽不灵?我给你机会成为我血宗弟子,那可是一条通天大道,比你在这个破地方当个劳什子的父母官可要强的太多了,你说你,为何就是要拒绝呢?”

    听了血袍青年的话,那被吊起来的冯知县根本就是嗤之以鼻,连回答都懒得回答。

    看他这般态度,在一旁的另外一名血宗弟子当即上前就是一刀刺进了冯知县的腿部,并且冷声骂道:“你这个家伙当真是不知好歹,血宏公子看上你的女儿,那是你们全家的荣幸,只要血宏公子愿意,整个北境不知有多少人愿意排队等候,你倒好,真是给脸不要脸。”

    说罢,那血宗弟子便拔出短刀,又在冯知县身上扎了一下,这才退到一旁。

    尽管冯知县只是一介凡人,但这一身傲骨却也是难得可贵,哪怕被如此折磨,他也没有丝毫求饶的意思,更别说答应那血宏做他的老丈人了。

    看着依旧一声不吭的冯知县,血宏也逐渐没了兴趣。

    反正他的女儿和夫人都跑了,也不知道那几个血宗弟子抓到没有,要不是为了等着那几人将冯知县的夫人和女儿抓回来,让自己当着他的面来一个母女通吃,他早就一刀杀了这个不知好歹的知县了,岂能有这般闲工夫在这里等候?

    “来啊,去给我带个小娘们过来,本少实在有些等不了了,先找个低级点的解解火。”

    血宏放下手中酒杯,朝着门外喊了一句,然而,门外并无任何回应,这让血宏很是不满,当即怒喝道:“人呢?死哪儿去了?耳朵聋了吗?”

    “你说错了,他们不是耳朵聋了,而是脑袋没了。”

    就在这时,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随即就是几颗血淋淋的首级从门外被人丢了进来,就像几颗皮球一般滚向高堂之下。

    血宏霍的站起身,一脸阴沉的看着门外来人,其他几名血宗弟子也是纷纷起身,满脸杀气的看着那慢步进来的身影。

    这人可不正是沈浪。

    从进城之后,沈浪只要看到血宗弟子就是直接拧下他们的头颅,没有任何废话,也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神通法术,就是简简单单的拧下对方脑袋,然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随手丢在一旁。

    起初,许多人对他的手段倒是没有多大感觉,直到那数百上千颗脑袋在到处滚来滚去,众人这才浑身胆寒起来,再看沈浪的眼神已经是充满了无尽的恐惧。

    相比较他们血宗弟子的血腥狠辣,眼前这个面色冷淡的黑袍青年,才是真正的人狠话不多。

    原本在此地屠杀的血宗弟子差不多有一千三百多人,几乎是血宗两成的成员数量,由掌门的小儿子血宏少爷带领。

    尽管这两天他们跟城内的一些修士也发生过大战,但前后损失也不过一百多人,而现在,这个黑袍青年入城之后,还不到半个时辰就已经杀的他们只剩下了十几人。

    “你是何人?”

    血宏看着那满脸平淡,慢步进来的黑袍青年,冷声喝道。

    听到他的呵斥,旁边的血宗弟子纷纷取出自己的法宝,只要血宏少爷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即冲上去,将眼前这人给轰成渣滓。

    沈浪根本就懒得理会那脸色阴沉的血宏,而是看着那奄奄一息的冯知县,眉头皱了皱,随后身形如风闪过,直接掐住了两名血宗弟子的脖子,用力一握,当场就将那两颗脑袋给摘了下来。

    “你....找死。”

    剩下的几名血宗弟子一看沈浪竟然什么话都不说,出手就杀了两个同门,当即怒喝一声,几人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宝,朝着沈浪攻来。

    在他们看来,沈浪的修为只是一个化神境罢了,根本就是蝼蚁一般,尽管之前他一出手就摘掉了两个同门的脑袋,但是他们也知道,有一些特殊的体修肉身极其强悍,只要被近身就会很难对付。

    因此,他们理所当然的就将沈浪给当成了那种体修。

    所以,在他们祭出法宝的同时,身形也是急速倒退,都想跟沈浪保持着一定距离,免得被他暴起杀人。

    然而,下一刻,他们就知道自己似乎猜错了。

    那个黑袍青年面对他们的法宝攻去,只是拿出了一个黑色如同草鞋模样的东西,然后反手一拍,就将他们的法宝全部轰的粉碎。

    紧接着,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那黑袍青年便再次欺身上来,没有拔剑,也没有拔刀,只是用那黑色人字拖左拍右拍,前后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这些人的脑门就全都被拍碎了。

    高堂之上红色的血液与白色的脑浆四散激射,红白交合之间,竟有一股让人发自内心的寒意涌起。

    血宏此时已经吓得开始颤抖起来,他虽然无恶不作,却也不是目光短浅之人,他知道眼前这个黑袍青年肯定非同一般,哪怕他显露出来的修为气息只有化神境,但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在这人手中,根本连一招都接不下。

    沈浪在杀了那些血宗弟子之后,并未急着连血宏也一并斩杀,而是先将冯知县放了下来,随后拿了一些疗伤灵药给他服下。

    “爹!”

    “相公!”

    就在这时,门外再度传来了两道惊呼,正是之前被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浪救下的那对母女。

    两女本来被沈浪救下之后,第二仙便想让她们自行逃亡离去。

    只是她们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希望沈浪可以帮忙救一下知县大人。

    直到她们看到沈浪那狠辣的手段后,早已吓得连话都不敢说了,只能是静静跟在第二仙身后,最后再次回到县府。

    好在冯知县还未被杀,这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两女抱着冯知县,一脸的担忧痛哭。

    而此时,冯知县在服下沈浪给的灵药后,也迅速恢复了伤势,他急忙拍了拍自己夫人和女儿的手,示意自己并无大碍,这才起身对沈浪恭敬抱拳道:“下官御马县知县冯敬年,见过沈公子,多谢沈公子救命之恩,下官万死不能报。”

    冯敬年虽然只是一方知县,但平时对各国之间的事情却是了解颇深,自然也知道沈浪的大名,也看过他的画像,因此才能一眼就认出沈浪来。

    倒是那母女两人听到冯敬年竟然认识沈浪,不由的很是好奇起来。

    而冯敬年也知道沈浪此人的乖张性格,生怕自己的妻女在言语上有什么不敬之处,便连忙对两人呵斥道:“青雨,夫人,这位便是渡天门的沈浪沈公子,还不快过来叩谢大恩!”

    两女一听,原来这个青年便是最近声名远扬的沈浪沈公子,顿时就是一惊,随后连忙跪了下来,齐声道谢。

    沈浪摆了摆手,道:“几位不必客气,救你们只是举手之劳,你们先起来吧,我还有事情要问这个家伙。”

    “是,公子。”

    母女起身,施了一个万福这才站在一旁。

    冯敬年的夫人紧紧拉着自己相公的手,眼里满是劫后余生的沧桑。

    而那少女冯青雨却是两眼放光的看着沈浪高大修长的背影,一张俏脸上满是崇拜和敬畏。

    她虽然并非凡人,本身也可以修炼,但是资质却是比较差,从六岁开始修炼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也不过才淬体境后期。

    之前,见沈浪如此杀人如麻,她的内心之中,除了有很大的敬畏之外,却也有着些许的向往。

    “你叫血宏?血宗的少爷?”

    沈浪看着脸色苍白,浑身颤栗的血宏,淡淡问道。

    闻言,血宏连忙点头,道:“是的,我叫血宏,是血宗宗主的小儿子。”

    沈浪点头,随即再次问道:“那...你能呼叫所有血宗门人来到这里吗?”

    血宏一听,顿时一愣,他有些不太明白沈浪的意思,便试着问道:“沈兄言下之意,小弟有些不解,不过我血宗距离此地还是比较远的,而且如今门内成员被宗主分成了四支,我最多只能叫来副宗主他们那一支,因为他们距离我比较近,我若是发出求救信号,他们肯定会来的。”

    “很好!那你现在可以发了。”

    血宏点头,随后迈着有些僵硬的步伐走出县府衙门,只是当他来到外面的空地后,差点就被吓得当场昏死过去。

    (本章完)

    7017k


  https://www.vipxs.la/148_148128/507220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