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请叫我捕神大人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初试第一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初试第一

    转眼间,一月过去,初试放榜的日子到了。

    陆长歌特意换了身轻便的着装,大清早便出了门。

    初试之后,虽还有武考及殿前问策两项,但初试的成绩亦占了总的一半。

    前后差个几名,兴许还能努努力追上。而要是排在末尾,终试需得拼上性命。

    即便对自己很有信心,可临到榜下,陆长歌还是不由自主紧张起来。

    不管怎么说,前十总该有吧。

    还有一个时辰放榜,陆长歌去西华门外瞅了一眼,便被来往人流挤了出来。

    反正不管何时去看,榜上排名都不会有变化。

    他也不着急看到结果,轻松自在的邀上两位同窗,在附近找了间茶馆喝茶。

    “还有一个时辰呢,别着急。”

    三人坐定后,也就陆长歌一人还有闲情逸致品茶闻香。

    余庆之连坐稳都困难,屁股底下像是着火似的,坐立不安。

    “你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放榜的时间越近,两人的心情也就越急迫。

    茶馆内人不少,大多都是来凑放榜热闹的。

    这些人的心理也很奇怪,他们明知科举艰难,可在他们口中,除了状元榜眼探花,顶多到前十,其余人都不足称道。

    茶馆里聊的,永远是能震惊朝野的大事,还往往能以高深雅士的口吻在那高谈阔论。

    “诸位觉得,初试之中,孰能争得魁首?”

    “昌平侯府季昌庭,禁军聂统领独子聂旋,边关李总帅二子李彦志。此三人应当就是初试三甲,之后的排名还有争议。”

    一位平平无奇的文士,自信的说出个人推断。值此敏感之际,即便是真来喝茶的,也不免对这一届的武道种子感到好奇。

    不一会功夫,他那一桌周围已围满了人。

    待有豪客将他那一桌结了账,又奉上一桌好酒好菜后,这人才清了清嗓子接着讲述。

    “除此三人外,六扇门四大名捕石昌虎的儿子石小虎,铸甲温家嫡子温泽,皆属本届科考的热门人选。石小虎天生蛮力,但……”

    他憋着口气,想到六扇门神出鬼没的行事作风,仔细措辞片刻。

    “但在初试的科目上,能否排名前十尚有疑问。温家虽擅铸甲,但武道并不突出。”

    “总而言之,这五人该是本届科考中,在各自擅长方向上最有天赋的武者。哪怕不能包办前五,未来也此会出类拔萃。”

    他说了一通,实则是将平京各方势力夸了一遍。谈到关键处,还往往含糊其辞。

    点评之时不犀利也不准确,这样和稀泥的行为,显然不会让花了银子的豪客满意。

    当即就有人提问道:“怎么不谈谈陆长歌,咱们寒门子弟,便不配上先生的榜吗?”

    文人微微一笑,他每年放榜前都坐在这里,以预言排名博取眼球。

    接连几届,都能猜出十之八九。会被茶馆内被人认出来,一点也不奇怪。

    既然有人问到,他自然要发表几句看法。

    但他却不知,将要点评的人选,就坐在隔壁包间内。

    “长歌,说到你了哎。”

    余庆之一扫阴霾,激动的拍着茶桌。歪着脖子侧身靠在包间门上,仔细听着外面动静。

    “别太在意,这人年年都在茶馆评人,一直的习惯便是吹捧世家。对寒门子弟,他是看不起的。”

    但看他穿着,也并非世家之人。放到农工商三者寒门中,也不算家境优渥。

    “只能说世上之人,不是每个都会认可自己生下来的阶级。”

    见过太多不择手段往上爬的,这一点也不奇怪。

    但他的话,对陆长歌而言,也与废纸无异。

    也不会是什么好话,或是中肯之言。

    果然,外头言辞凿凿的下了定论。

    “百足之虫,纵使死而不僵,又怎么比的上潜龙幼虎。”

    呵呵——

    陆长歌一杯饮尽茶水,与二位同窗自嘲一笑。他当初,可不就是被平京权贵称为害虫嘛。

    龙有龙道,虫有虫道。平京的上空不见苍龙,城内的角落,却处处可见飞虫蝼蚁。

    这是数千年来,人们依旧无法灭绝的害虫。

    热闹的茶馆外,突然被一阵敲锣打鼓声中断。披着红绸缎的喝彩队伍,径直朝着茶馆走来。

    敲锣喝彩,自古都是前三甲才有的待遇。

    茶馆掌柜笑的满面春光,他这间茶馆本就蹭了科举的光,每逢放榜时节,客人络绎不绝。

    如今再出个初试前三甲,之后说出去,少不得有人来沾染才气。

    可到底是那五人中的哪一位,有这般闲情逸致,会来一间普通的茶馆内品茗呢?

    ……

    西华门下,朝廷官吏在禁军守护下,开出一条通道。手捧着皇榜,神色庄严的来到放榜处。

    待初试上榜排名张贴后,苦等已久的考生一窝蜂挤了进来。

    “我的鞋!”

    “别踩……别踩!”

    混乱一阵后,被禁军侍卫厉声喝止几句,看榜的人群才稍稍安静下来,开始在寻找自己的名字。

    在这些人背后,世家权贵的马车将玄武大街堵了大半。

    他们自持身份,除了担心考不上的石小虎外,都待在马车上等着。一会自有家中小厮,会将榜单记下来。

    几家关系好的,就停在一起。后辈门互相窜门,议论一番排榜的名次。

    “我估计昌庭兄第一,聂旋第二,李彦志第三。”

    昌平侯府的马车内,聚集了平京半数权贵子弟。他们神色大多轻松,以这些人的家世背景,通不过初试才是奇怪。

    谈话的核心,还是在讨论季昌庭能不能拿下初试魁首。

    “昌庭兄第一当之无愧,不过榜眼探花之中,那李彦志出身北蛮之地,凭什么和咱平京人相提并论。我看啊,说不定是温家温泽。”

    “打铁匠家的,你怎么不说是陆长歌呢?”

    众人一阵哄笑,大有视天下英雄无人之势。

    初试的排名,是让挤进人群的家丁,从第十依次朝前报。每喊出一人,就会有专人来车厢内复述。

    “初试第五,温泽!”

    被不少人认为探花有望的温泽,竟只屈居第五?

    季昌庭、聂旋、李彦志,还有一人是谁?

    人群外,温泽阴沉着脸,愤然甩袖离开。

    “初试第四,聂旋。”

    聂府马车旗帜张扬,绣着禁军天龙卫的标志。

    马车内一片狼藉,聂旋双目通红,愤怒的将酒杯摔在地上。

    “边关来的蛮子,凭什么排在我之上!”

    堂堂禁军统领之后,在禁军中除了总帅洪玉之外,没人敢压他爹一头。

    这样的家世,竟入不了前三甲。

    “初试第三,李彦志。”

    这一次的呼喊声尤为平寂,李彦志是何许人,平京内有许多人都不知道。

    拥挤的人群中,有几位穿着异常的魁梧汉子,操着奇怪的口音。

    “少帅,你是第三啊!俺今天非得去酒馆里问问那些人,咱边关来的,到底是不是蛮子!”

    他们披着兽皮,模样风格与四周格格不入。

    常年镇守边关,让这些人不自觉的染上蛮族的风格。

    李彦志紧紧攥着拳头,父亲说平京卧虎藏龙,果真没有说错。

    他从小苦读兵法,更请来良师教导。论家世资源,是不输给平京权贵们的。

    本以为不是状元,至少也能得个榜眼。

    “探花也不错了,之后的武考,才是分高下的时候。”

    边关多战事,他的武道,可是一步步杀出来的。

    李彦志豪爽一笑,心气不降反升,志得意满的朝人群外走去。

    昌平侯的马车内,权贵子弟们已开始举杯庆贺。

    “恭喜昌庭兄,初试第一!”

    “就是不知第二是谁?应该是哪家子弟超常发挥了吧,把那聂旋都挤出三甲去了。”

    季昌庭也是长松了口气,他虽有信心压过聂旋等人,但科举之事,也不敢称有百分百把握。

    如今这些熟悉的人名都报了一遍,初试一等之位,也该是他的囊中之物。

    “初试第二,季昌庭。”

    呼——

    鼎沸的人声突然安静了,马车内众人面面相觑。连敬酒的手都停在半空中,进退不得。

    季昌庭愣在原地,那身为了庆贺而特意准备的红袍显的格外讽刺。

    更讽刺的,却是马车外的呼声。

    “初试第一,陆长歌!”
  https://www.vipxs.la/146_146663/507224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