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修真小说 > 剑下苍天 >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决绝心

正文 第一百一十八章 决绝心

    “楚人明!你若敢伤了我二哥半根毫毛,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眼见楚人明提携青锋,朝贺庭兰步步紧逼,又教少卿心中如何不急?额上两条青筋绽开,好似欲要爆出血来。

    楚人明自恃人多势众,对他这番威胁可谓不屑一顾。

    “小畜生,你早便想把老子碎尸万段!哼!死一次是死,死两次也是死,那这彼此间又有什么分别?”

    他嘴角上翘,难掩胸中得意。站在阶上居高临下,俨然神明般俯瞰一众余人。

    “不过嘛……我与这两人无冤无仇,要说饶了他俩的性命,倒也并非不可。”

    说完,他遂掌心运力,顺势一抛,“铛”的将所执长剑掷在少卿脚下。

    “我要你心甘情愿,即刻在我面前自裁!否则……哼!你就等着给他俩收尸去吧!”

    “楚人明,你这卑鄙小人!”

    少卿怒发冲冠,与他恨恨目光相对,只觉脑内一阵阵天旋地转。楚人明眼大喜过望,当即趁热打铁,继续连声催逼。

    “小畜生,我可没工夫在此同你白耗!”

    “待会儿我只数三个数,只消这三个数一过,无论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这两人的性命我都照取不误!直接一人一剑,送他们一并黄泉上路!”

    “一!”

    还未及少卿答话,楚人明已是双唇一碰,朗声吐出最初一个字来。又一努嘴,摒退身边数名弟子,亲自与贺庭兰并肩站在一处。

    寒风吹落,凛凛砭刺肌肤。少卿面如土色,扭头环顾周遭一众楚家门人,恍惚只觉万念俱灰。更后悔与楚夕若双双赶来江夏,倘若二人实则是先前往青城,面见恩师璇烛,料想事情必不会至于如此境地。

    “二!”

    楚人明二度呼声又起,猛然将少卿思绪拉回现实。

    他脸上怒愁参半,目光兜兜转转,终究还是落在脚下那三尺青锋之上。

    陡然间!少卿右手五指微松,一股无俦气劲顿自掌心喷薄。那利剑受力之下,便如冥冥当中更受神灵驱使,“嗖”的被其一把攥在手中。

    “少卿!你自身性命为重!我与蓝姑娘……”

    眼见少卿竟有依言照作之意,贺庭兰不由得急形于色。只是他才刚说出半句话来,一旁楚人明便已忍无可忍,盛怒之下回手一记耳光,直接落在他左边脸颊之上。

    贺庭兰一介书生,体格弱不禁风,如何经得起这一掌之力?霎时觉眼前发黑,险些被打的背过气去。随一阵热辣辣的灼痛,唇角处也同样汩汩淌出血来。

    “三!”

    “好小子!这既是你自己磨磨蹭蹭,那便不可再来怨我!”

    楚人明对少卿恨之入骨,实则无论他允与不允,都必会将贺蓝二人送上西天。一席话犹在耳畔,当下扬起剑来,不由分说便朝贺庭兰胸膛直刺。

    本来,少卿已下定决心杀身成仁,将手中青锋横在自己颈间,更因心神激荡,直割的肌肤间鲜血淋漓。如今见状登时大急,手腕一翻,又把那剑刃飞掷,嘶鸣着直奔楚人明面门而来。

    以少卿当前武功内力而论,楚人明自然绝非对手。只是一旦再加上周遭众多楚家一流高手,局势则又变得大不相同。

    少卿甫一出手,众人遂各执兵刃,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那长剑在半空疾飞,起初虽势如破竹,最终还是在楚家门人围攻下沦为强弩之末,就此直挺挺落在阶前。

    金铁铮然,盈动三光!便在楚人明志在必得,眼看便要取贺庭兰性命之际,一道清影竟忽从门内闪现,来去之快,端的令在场众人皆大吃一惊。

    那清影一路疾驰,先是教嗤嗤之声划破寒夜,连发指力正中楚人明右手腕间。不等他口内惨号声灭,遂当胸又是一脚,将其打横踢入身后府衙之内。

    眼前楚家弟子人数虽多,但却全都心无旁骛,只将万般注意死死盯在少卿身上,何曾料到竟会另有旁人自别处突然发难?转眼再度回过神来,却见楚人明已被一点剑锋指在眉心,性命沦为岌岌可危。

    “夕……夕若!你!”

    楚人明嘴里一声声惊恐嚎叫,又抖似筛糠,往突然现身的侄女脸上看去。

    而楚夕若则右手擎剑,刃寒如水直逼四叔,眼里正分明闪烁流光。

    适才少卿独自飞身下场,同眼前众人彼此剧斗,直至后来诸般变故陡生,楚夕若实则全都看在眼里。

    一边是心中所属,此生挚爱,一边却又是一众往日同门,这二者形同水火,俨然不死不休。只将少女夹在中间,真比区区一死更要煎熬千倍万倍。

    她不愿看到有人死于非命,虽是自欺欺人,却还是跌跌撞撞,失魂落魄般退回衙内。又颤栗着躲入门后面一处小小罅隙之中,抬手紧紧捂住双耳。

    可饶是如此,彼时一片震天厮杀之声却依旧一浪高过一浪,教少女心如刀绞,忍不住扑簌簌的落下泪来。

    她暗下决心,今日两不相帮。待一切尘埃落定,再以一死偿赎罪孽。可随后所发生之事,却是大大出乎其人意料之外。骤然得知四叔竟要挟手上人质,逼迫少卿挥剑自裁,又教她心中如何不惊不急?

    听见楚人明口中催命符咒似的叫喊,少女终于再难置身事外。又值夤夜中一阵劲风涌起,将那插在匾额上的长剑晃动,不偏不倚落在她的脚下。电光火石之间,楚夕若一条小臂顺势轻探,将那利刃纳入掌心,这才有了当前剑气如虹,教双方之势大异。

    “我看谁敢再上前来一步!”

    楚夕若玉容凝嗔,衣袂飘飘逆风而立,更被月光照耀得有如云中仙子一般。而见主子性命堪忧,众人虽想前来相救,却又无不投鼠忌器,不敢轻越雷池半步。

    “夕……夕若!我……我可是你四叔!你这又是要做什么?”

    楚人明老脸煞白,颤巍巍不迭求饶。可他愈是这般摇尾乞怜,楚夕若便愈觉愈恶心作呕,若非二人血浓于水,也只恨不能在他身上狠狠刺上几剑。

    她面向周遭众人,愤然命令道:“赶紧将贺先生他们放了!再教那姓顾的远走高飞!否则就休怪我不顾从前情义!”

    若说放了贺蓝二人或尚无妨,可一俟听闻竟要教少卿一并离开,一众楚家门人不由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又将目光投向楚人明处,无疑皆在等他开口拿个主意。

    楚夕若越发焦急,下意识紧攥长剑,又是一阵催促。

    “你……你们还等什么?莫非以为我当真杀他不得!”

    楚人明虽说卑鄙,但却绝非蠢笨。偷偷瞥见侄女眉宇间惴惴不安,总算渐渐抚平心下恐惧。又暗中琢磨,觉少女顾念往日旧情,多半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当下一反常态,蓦地昂起头来。

    “我奉二哥之命前来,即便当真身死,那也毕光彩壮烈!要我苟且偷生,反倒放你们离开,哼!那是想也休想!”

    果不其然,听罢四叔这番大义凛然的慷慨豪言,着实令少女颇有些手足无措。一时十指发晃,就连那剑尖也都微微颤抖起来。

    楚人明在旁见了,则更加一鼓作气。两眼精光放射,与她彼此直视。

    “你不妨快些动手,倘若果真能死在夕若你的手上,也算不枉了咱爷俩这辈子叔侄一场!”

    “你……你到底想要怎样?”

    楚夕若手脚冰凉,面对他如此咄咄逼人,如今只剩下欲哭无泪。

    楚人明暗呼痛快,表面却仍旧装作道貌岸然。目光玩味,假意沉吟道:“刚才我明明都已说的清楚,只要你和那小畜生乖乖束手就擒,随我一同前往面见你爹,那这其余二人的性命我自然可以放过。”

    “可若是今日我竟连一个人也都带不回去……”

    “我愿随你回去!”

    他摇头晃脑犹未说完,楚夕若早已听的如芒在背。情急之下登时冲口而出,顿教四下众人皆勃然变了脸色。

    而若说眼下最为震惊之人,不消说自非少卿莫属。

    他两眼圆睁,极力想要来到少女身边。怎料才一迈开腿脚,猝然便觉喉咙处阵阵腥甜微嗅,忍不住“哇”的呕出一口血来。

    少卿双唇縠觫,暗道这乾坤四时阵果然厉害,自己固然得以全身而退,但也同样因此受伤匪轻。如今眼睁睁见少女在那阴损小人诡计暗算下愈陷愈深,却已再无余力前去阻拦。

    “这……”

    楚人明佯作难色,板起一张面孔,怫然不悦道:“我要的是你和那小畜生两个,如今若只有你一人随我回去,那这又算是哪门子的事情?”

    少女急道:“四叔!夕若既答应同你去见爹爹,便是已将自身生死至于度外!我……我只求你三思后行,别再执意逼人太甚!”

    楚人明心头一懔,也怕当真惹恼了侄女,教她下定决心鱼死网破。念及自身性命安危,只得不情不愿似的徐徐颔首,慨然叹息不迭。

    “也罢也罢!好歹算是十几年的家人,四叔又怎忍心太过为难于你?放心吧,待咱们回去过后,我必会在你爹爹面前替你多多美言几句,或许到时他心情大好,便果真能饶了你一条性命也说不得呐!”

    楚夕若神色稍异,眸中分明泛着泪花。

    “四叔你此话……可是当真?”

    “这是自然!”

    楚人明一拍胸脯,一番赌咒发愿之后,又满脸赔笑道:“唉!咱们彼此骨肉之间,何必偏要舞刀弄枪?”

    “好夕若,你还是先把手里的剑给放下。等在那之后,咱们立时便回楚家。”

    蓝天凝在旁心急如焚,连声大叫道:“似这等卑鄙小人之言岂可轻信!夕若妹妹!你定要仔细想想清楚,绝不可中了旁人的阴损算计!”

    楚人明身为家主胞弟,在门内地位素来尊崇。如今却被个少女出言不逊,一时间不由得气往上涌。老脸一沉正要发作,可转而忆起当前形势,也只得小不忍则乱大谋。恨恨朝蓝天凝瞪过一眼,心道待自己把这些劳什子一一处置完毕,再来与她一道算个总账。

    “夕若。”

    他嘿嘿干笑数声,语重心长道:“我知咱们叔侄之间误会颇深,那也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便能说的清楚。唉!许是四叔从前有些个事情做的确有不妥,这才给人抓住把柄大肆宣扬,寒了你的一片真心。”

    “可一笔从来写不出两个楚字,咱们毕竟还是血浓于水的家人,乃是你爷爷一脉传承下来的至亲。难道你竟无论如何也不肯给你四叔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而偏要去信旁个外人口中,那些编造出来的别有用心之谈么?”

    楚人明察言观色,见少女秀眉浅蹙,俨然已对自己所说暗暗信了五六分去。赶紧又高高举起右手,继续添油加醋道:“你若仍旧不肯相信,四叔大可在此同你击掌为盟,倘有何人背信弃义,愿遭人神共殁其身!”

    少女嘴唇惨白,脸如金纸一般。须臾,终于喉咙耸动,颤抖着吐出一个字来。

    “……好……”

    “妙极!妙极!”

    楚人明喜不自胜,又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去挪架在自己颈间的那把利剑。

    二人肌肤相碰,楚人明只觉侄女手间冰凉,形同死人一般。而发觉其并未抗拒,他遂越发大胆,一点点活动指头,终于将那青锋纳入自己掌握之下。

    “四叔……”

    楚夕若泪眼空濛,胸中万千苦涩翻腾。如今她已束手就擒,只盼四叔果能言出必践,遵照先前承诺般就此高抬贵手。
  https://www.vipxs.la/143_143479/507217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