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其他小说 > 神医影后:病娇皇叔使劲儿宠 > 正文 第87章 人间飘着五个字儿

正文 第87章 人间飘着五个字儿

    而就在慕九昱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司青儿也已经想好了后面的对策。

    此时,迎着慕九昱凉飕飕的注视,司青儿诚然惶恐,然后指天发誓这真的就是她梦里的菩萨。

    “妾入墓之前,一直呆在山野牛棚里度日,哪里见过菩萨画像。不过,若是这副画像不能让相信王爷,妾明日可以再给王爷画一副。”

    另外画一副衣着背景完全不一样的观音像,证明自己确实没有撒谎,这应该是足够打消大魔王的疑心了吧!

    皇室里的菩萨再多,也不可能她画一个就撞一个,大不了一天一副的画不一样的,总有一天你会信!

    而且,画菩萨像很费时间,一天一副画,那就是一天里有两三个时辰是安全的。

    若是画得再大点,再细致点,那可以耗上一天甚至好几天的时间呢!

    “要不,妾现在就另外再画一副给您看吧!”

    司青儿说着就想起身。

    小狐狸的求生欲昭然若揭。

    慕九昱心里憋着想笑,但面上却依然绷得很紧。

    他用一根手指戳住司青儿的肩,没让她起身,然后朝门外喊了声:“来人!”

    他慕九昱的女人,就算是他想吓唬着逗闷子,也得不等真劳累折腾干粗活。

    像这种摆笔墨之类的事,当然是让外面闲着的蠢材们劳筋骨吖。

    没一会儿,满桌各色颜料,长长一大排粗细不一的画笔等物,就快而有序的在司青儿床边摆了起来。

    所有笔墨等物都摆好,才有两个人送了白纸过来……比青玉石棺还大两圈的一张大纸,差点看呆了司影后的丹凤眼。

    这是要她画菩萨吗?

    这是让她画天宫吧?

    “可以开始了。”

    慕九昱抱臂挑眉,一副坐等看戏的玩味。

    整个墓(画)室陷入沉寂,司青儿茫然看着那张刚好可以把她卷起来包成人肉太妃糖的大纸,缓了好一会儿,才咽着生命之泉,到桌边去那个一根手肘长的毛笔。

    “王爷稍安,妾身先熟悉一下笔墨颜色,从前只在梦里跟菩萨学画画,但这么多颜色这么大的纸,妾还真是……”

    她说着就用那根并未蘸墨的大笔,在白纸边上凭空比划。

    像模像样的从上到下来回划拉一阵后,又放下大笔,去看那些深浅不一的各色颜料。

    太难了。

    司青儿磨磨蹭蹭的试看颜料,其实脑子里转来转去的都在打腹稿。

    虽说她对观音像很熟悉,但一出手就要画个这么大尺寸的画像,对她这种半吊子画工来说,真心可说是个旷世挑战。

    许久,各种颜色调出来试了深浅后,她总算是捏着一根小画笔,撩开膀子要开工了。

    巨大的纸张面前,司蝼蚁要紧后槽牙调动着前世积攒的艺术细胞。

    此刻的她,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只要不砍脑袋不剁腿,哪怕给她个牙签让她抠坟,或者给她个汤勺让她填海……人间飘着五个字儿:啥都不是事儿!

    午后斜阳照着云霞,也透过云霞照进墓室。

    新晋微胖界艺术总舵主,时而翘脚,时而半蹲,时而爬上堆得半人多高的大木箱,咬牙一功,就把时间消磨到了半夜。

    “王爷,夜里光线不好,这画像能不能明日天亮后再上色?”

    满脸脏兮兮像个花猫似得司青儿,说着小心翼翼的看向一旁餐桌前独饮的慕九昱,等对方若有所思的点头允准,顿时松缓神经准备清洗笔墨。

    “来人!”

    慕九昱一声吩咐,司青儿想做的琐事杂活,就有人抢过去做了。

    ……没了正经事可做,那该做什么?

    司蝼蚁偷偷看向餐桌上的碗盘,以及慕九昱手边的酒盏。

    燃烧了太多艺术细胞,此时此刻,她饿。

    “过来伺候本王用膳。”

    慕九昱嘴角一勾,摆足了皇族的架势。

    从前他父皇和兄长都这样支使他们的女人, 那时候慕九昱只觉得父兄此举太残忍,还觉得那些得了吩咐便喜笑颜开的女人们是傻子。

    但他现在开窍了!

    支使女人到身边布菜怎么是残忍,那是给女人献殷勤的机会啊!

    要不是被看中的女人,怕是挤破头都没这个资格,这当人是很值得开心的大好事。

    自幼便有个不喜女子近身的臭毛病的慕九昱,在这一刻,觉得自己应该很有做花中浪蝶的潜质。

    只是,他才不屑做什么花丛浪蝶,他只要做胖狐狸的盖世英雄,这就够了。

    捏着酒杯等司青儿上前的慕九昱,心里已经在幻想着,司青儿待会会如何软声细语的讨好。

    结果,那女人慢吞吞的挪步到了桌子边,刚拿了筷子夹了块笋片要往他碗里放,捏在手里的筷子却啪叽一下掉到了桌子上。

    眼看跟着筷子一起掉落的那个笋片掉进装了汤的小碗,汤水飞溅,弄脏了其余碗盘,也弄脏了慕九昱的袖子。

    “王,王爷赎罪……”

    司青儿慌忙退步施礼,整个人瑟瑟颤颤,莫说没有丝毫讨巧卖乖的模样,甚至还看起来那么的可怜。

    天可怜见,她画了一天又半宿的菩萨像,现在右手酸麻无力不说,整个膀子也沉沉的抬不起来。

    就这样,能拿筷子夹起那片笋,也是憋了吃奶的劲儿了。

    她诚惶诚恐的半蹲在原地,想到自己画了这么久只为了平安无事到深夜,却又在伺候饮食的小事上掉了链子惹麻烦,不禁满腔回荡凄凉的哀嚎:苍天啊大地,想做个蝼蚁贱民而已,要不要总把人搞得这么惨!

    “过来坐下。”

    “啊?”

    司青儿本以为自己要受罚或者挨打什么的,却不想对方只是让她坐下。

    “张嘴。”

    慕九昱说着,夹起一块红烧肉,准备喂到司青儿嘴里。

    小狐狸画了一天,手指酸麻拿不了筷子,这还用她布什么菜。

    他是顶天立地的真君子,哪里能做这种磋磨内眷的荒唐事。

    再者,她手指酸麻不能拿筷子,这不是正好给了他彰显宠爱的机会吗!

    所以,他让司青儿坐下,还选了司青儿爱吃的红烧肉来喂。

    然而……
  https://www.vipxs.la/130_130048/453002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