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中文 > 都市小说 > 重生就要对自己狠一点 >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悲欢(为天下之将盟主加更!)

正文 第三百四十章 悲欢(为天下之将盟主加更!)

    “语文121分,数学141分,文综243分,英语146分。加分15分。总分666分。曲江省文科排名:1。”夜里10点8分,这条短信,被江森群发给了手机通讯录里的每个一人。

    然后发完短信,江森把手机一关,直接就关灯上床睡觉。

    而夜空下的东瓯市,却浑然精神抖擞起来。

    消息不胫而走,通过东瓯市的体制内渠道,飞快传向全市的各个角落。

    “叮咚”一声响,瓯岛县的职工宿舍里,今天已经睡下的胡部长,还以为有什么紧急公务,急忙翻过身来,打开了手机。然后定睛一瞧,虽然发现不是公务,可也瞬间睡意全无。

    但比她更加清醒的,却只能是市教育局的陈建平和陈爱华。

    “周市长!”陈建平大概比其他人早那么几分钟收到消息,第一时间就给分管全市科教文体卫的周乃勋打去了电话。

    周大人总归每天大事一大堆,听到江森这消息,还算比较兜得住,但脸上也难掩兴奋。

    “好!好样的!”

    东瓯市不是没出过状元,但文科状元,却是难得啊!

    话说东瓯市到底有多少年没拿到过高考的文科状元了?

    还是……这貌似就是东瓯市历史上,第一个高考文科状元吧?

    “马拉个币!?”市体育局的孟庆彪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来,拿着手机,简直满脸的不可思议。一个1500米能破全市纪录的货,居然拿了高考状元?神仙吗?!

    “神仙!真是神仙……妈!江森考全省第一了!”

    东瓯市望江路旁上新式小区里,王清风穿着睡衣从房间里跑出来,蹦蹦跳跳着大喊大叫,吵醒了全家,连家里养的狗都忍不住跟着摇尾巴乱叫。

    而跟她同住一个小区却互不相识的蒋梦洁,则拿着手机,一只手紧紧捂住了嘴。

    一双魅惑的眸子里,满是惊愕,和仿佛要把男人化开的水雾。

    啪!啪啪啪啪啪!

    一百多公里外的青山网吧外,忽然鞭炮声响,将寂静的黑夜,划开了一道口子。

    然后住在菜市场里的人还没开骂,网吧里头,就先掀起了声音。

    “我草!二哥!我日你妈!牛逼!”

    “老大!”浩南仔从柜台上拿下一瓶可乐,使劲摇晃了几下,拧开盖子就朝着手里还拿着打火机往屋子走的李正萌身上喷。

    萌萌顿时怒吼:“草泥马!”

    网吧里却紧跟着传出一句:“马拉个币,我们青民乡出来的人,就是牛逼!萌萌!今晚全场包夜,老子请了!每个人加一碗泡面!”

    “萌萌!下次二哥回来,让他给你写个匾啊!”

    “我草!二哥用的那个座位,以后封起来好了,妈的那么多人上去蹭,椅子皮都快蹭没了!”

    “都让开!封起来之前,老子今天先去蹭两下!二哥坐过的椅子,多蹭两下能长寿!”

    各种嗷嗷叫的声音,在网吧里此起彼伏。

    李正萌跟浩南仔对视一眼,相视无言。

    不过此时此刻,却还有比网吧更热闹得多的地方——

    “二哥全省文科状元!666分!”

    “啊啊啊啊啊啊!二哥我没爱错你!”

    “真的假的?”

    “我就是十八中校长!我亲自打电话问的!你说真的假的!”

    “二哥万岁!”

    二二君吧的贴吧里,晚上十点半左右,直接就炸了。

    数不清的人跑进来嗷嗷直叫,但更多的人,却跑去了隔壁的“森黑”大本营江森吧,二话不说就开启报复式反击。

    “咦~~我们家二二成绩造假哟~造出个全省文科状元哦。”

    “出来啊各位内部人士?是脸太肿,影响说话了吗?但是打字应该不受影响的吧?”

    “我知道了,这次一定是曲江省全省几千万人一起帮我们二二作弊,国家有关部门的举报链接已经放下下面了,请大家一定要去举报,不要怕!勇敢地点进去!告诉有关部门你们是正义的!”

    “唉,发挥不好,只有666分……”

    “瑶到外婆桥呢?出来!”

    【瑶到外婆桥1】:“哦。”

    “道歉!”

    【瑶到外婆桥1】:“对不起。”

    “……”

    贴吧、某扑、某涯,大大小小的网络平台上,无数之前抹黑江森的帖子,像雨后缺氧的死鱼一样,被人成片成片地挖出坟来。帖子作者一夜之间收到谩骂和嘲讽的私信无数,胆子小的,赶紧就把帖子删掉,胆子大的,则死撑着开始删回帖,拒不道歉。

    但是这种死撑的状态,居然也没能撑上多久。

    中国首都时间11点整,一封由东瓯市智悦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律师函,悍然出现在全网的个主要平台的顶置位置上。早就联系好各网站运营的郑悦,直接掏钱买了个位置。

    律师函言简意赅,任何诽谤、污蔑和造谣江森(笔名二零二二君)的网络ID,目前均已被记录在案。请被点到名的各位网友,在自己发言的各大平台的“道歉贴”后留言,时限为一个月。一个月内拒不道歉者,本律所将按名单内容,向瓯顺县公安机关报案。删帖也没用,因为所有内容均已存档,并且目前已经查出所有IP地址所对应的真实地址。

    “网络绝非无法之地!请勿抱侥幸心理!先道歉、再删帖,是唯一出路!”

    用词非常严厉的律师函,后面还附上了长长的名单。

    各大平台的“道歉贴”下面,甭管是不是名单上的人,很快就汇聚起来,要么是被吓到的,要么是真心给江森跪了的,纷纷嗷嗷大叫自己有眼无珠是傻逼。

    郑悦大晚上不睡觉,带着四五个实习生,每人盯着一个平台,出现一个眼熟的帐号,就手动划掉一个。这工作说实话,简直尼玛的解压,就跟扫雷似的,能扫出成就感。

    瓯南县的大别墅里,安安抱着兔子,坐在电脑前,犹豫片刻,还是拿起手机来,拨打了一下江森的手机号码,结果那头却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禁脑袋一低,撞在胸上,彻底绝望。

    消息从线下到线上,又从线上到线下。

    等到11点过后,不但是那些消息灵通的,就算是并不那么灵通,甚至压根儿都忘了今天是查分日的人们,也开始收到风声。

    晚上根本睡不着觉,等了许久的李兴贵,终于等来了夏晓琳的电话,激动得热泪盈眶、喜极而泣;叶艳梅则被她的儿子死命摇醒,惊醒后听到消息,一把就把她儿子紧紧拥抱住,高兴得大呼小叫。至于张雪芬、邓月娥这些年轻的,早就从网络上看到了消息,感觉仿佛是在梦中。甚至连史丽丽,都莫名其妙收到了一条她前同事发来的恭喜的短信……

    “灰哥!”

    “老子知道了!”

    ……

    “小娜!江森他无敌了!”

    “滚!傻逼!”

    ……

    “超豪!你老板牛大逼啊!”

    “他不是我老板……”

    ……

    “莫书记。”

    “冷静点,这孩子我从小看他就有出息。”

    ……

    “吴乡长!!”

    “邓局,什么都别说了,明天去十里沟,先给他妈扫个墓。给老爷子带点东西。马老爷子那个诊所也该开业了,歇息大半年,村里的中老年妇女都等急了。”

    全国各地,凡是跟江森有关的人,无不在奔走相告。

    住在瓯城区某快捷酒店里的沪旦招生组,更是直接就出门喝大酒了。开盲盒开到一个状元,还特么的是不输圆寒的新一代社会名人,甚至还特么的自带两千万赞助和5%的公司股份。王老师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只知道,这趟回去,他升职加薪肯定是免不了的。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另外两边的招生组负责人。

    从晚上十点半开始,一直不停地接电话,不停地挨骂。

    可是他们都无辜得要死,这尼玛关他们招生的人屁事儿,还不是你们上面瞎指挥,一会儿说在等等,一会儿说不能破例。

    这下好了吧?直接丢掉一个曲江省的文科状元!

    那特么可是曲江省的文科状元!

    而且更悲催的是,他们还得背黑锅……

    “看看网上,都要翻天了!”某领导怒气冲冲地在电话里咆哮着。网络上长期以来被“森黑”拿来当核武器用的两则“辟谣声明”,此时已然成为打脸的最佳道具。

    上千上万的人不管到底是找茬的还是凑热闹的,全都要在底下发两个字:呵呵。

    呵得两校的宣传部领导何止脸上无光,简直情绪都要崩掉。然后很快的,这些帖子从半夜开始,就被成批成批地删掉,如果还有马甲没完没了地发,那就连马甲一起收拾了。

    而连同这些马甲被一起收拾的,还有不少无辜的孩子。

    “马拉个币!马拉个币!你再狂!你再狂!”

    瓯城区某小区的某小楼里,三更半夜的,季仙西家里的某跟皮带,挥舞得虎虎生威。

    “啊!别打了!别打了!”

    “别打?我打死你都应该!还说自己六百分!六百分!五百分你都考不到!老子给你买电脑,人家拿来写赚几百万,你特么拿来看那些片子!马拉个币的!还出去嫖!出去嫖!还让警察抓!老子这辈子脸都让你丢光了!”

    季仙西他爸越骂越生气。

    季仙西嗷嗷大哭,疼得伸手去挡,又连手都被抽肿,哭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妈妈站在一旁,每看他爸抽一下,眼皮子就要狠狠一跳,却忍着心疼,没上去拦。

    “我草!”瓯城区的另一边,邵敏刷了半天的查分网站,网站一直瘫痪,然后冷不丁发现江森居然考了个全省第一,一下子惊叫起来。

    就在这时,他家楼下,忽然又响起他妈激动的哭喊声:“阿敏!阿敏啊!”

    “啊?”

    “你有五百十六分啊!”

    “我草!这么高?”

    邵敏急匆匆跑下楼去,差点在楼地上翻跟头。

    同一个夜晚,整个曲江省的千家万户,无数的悲欢轮番上演。

    有人兴高采烈,有人扼腕叹息。

    有人淡定躺下,有人彻夜难眠。

    一场考试,便是无数人的人生缩影。

    从这一步到往后的下一步,人这一辈子,就在这个节点上,向着完全不同的方向拐了弯。

    江森睡着后,夜里三点多莫名其妙醒来一次,又重新上网查了下自己的分数和名次,亲眼见到后,才又重新安然睡下。

    次日早上,他八点多醒过来,洗漱完后打开手机,未接来电99+,未读短信99+,板砖诺基亚的内存,根本存不下那么多东西。

    他笑了笑,把这些未读的和未接的全部打包删掉,然后又给手机里存的所有人,再次群发了一条短信:“谢谢大家。”

    发完短信,拿上钱包和手机,很从容地下了楼。

    从楼里出来,守在一楼的老伯,冲江森喊了声:“状元公!”

    江森朝着微微一笑,然后走出楼来,才发现楼外墙上,已经挂上了一个巨大的横幅。

    “热烈本小区22号楼19层住户江森,勇夺2007年曲江省高考文科状元!”

    “我去,至于嘛……”

    江森不由得摇了摇头,心里这小区搞不好房价要涨一点。

    然后扭头就朝小区外面走去。

    清晨的阳光,淡淡地照在他的身上。

    江森只觉得内心无比平静。

    最多只是格外地,想吃一碗鱼丸面。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https://www.vipxs.la/125_125304/453002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vipxs.la。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vipxs.la